在摸清情况后

2020-05-21 17:08

说话的,是浙江省宁海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王伟。昨天,宁海检察院通报了一起非法生产、销售“毒胶囊”案,捣毁一利用工业明胶生产胶囊的非法加工点,抓获犯罪嫌疑人14人。

宁海县市场监管局局长吕和平:空心胶囊检测,重金属铬的超标是30到65倍。还有一个检测是对工业明胶的原材料,铬的超标是32.5倍。

为什么我们吃的一些药需要用胶囊包裹?因为有些药品对人体的消化、呼吸系统有较大的刺激性,需要用胶囊包起来才便于服用,而作重要辅料,胶囊同样也会被人体消化吸收。

顾长安:它这个厂房是租用的深甽镇沙地村的民房,外围有围墙,制造空心胶囊工人原来都是受过胶囊生产(培训)的熟练工人,专业的,明知这个工业明胶做胶囊是不能做的。

非法加工点位于宁海县深甽镇沙地村,是一处有着围墙的平房,被一片竹林挡住,一般人很难发现。线索来源于今年7月份开展的一项工业明胶生产大排查。在网格式排查中,有群众举报称发现一个可疑的胶囊加工点。在摸清情况后,当地市场监管局和公安联合执法,捣毁了这个非法加工点。宁海县公安局副局长顾长安告诉记者:

宁海县副检察长王伟:实际上现在这种非法生产加工点越来越隐蔽,它后面是靠山的,前面有一个小竹园。

这些空心胶囊共有红、黑、白三种颜色,从外表上看跟正规胶囊没有区别,但经检测后发现:这些胶囊重金属铬严重超标,是名符其实的“毒胶囊”。

截至目前,已有14名犯罪嫌疑人归案,还有6人在逃,这其中就包括4名“毒胶囊”的采购者。由于采购者还没有归案,“毒胶囊”的去向便成了一个谜团。宁海县公安局副局长顾长安表示:他们将加大对逃犯和“毒胶囊”的追查力度。

公安局副局长顾长安:他基本上不出门不跟外界联系,围墙打了以后在里面做,所以跟外面接触很少。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“所有犯罪嫌疑人口供里面,我们就问他:你知不知道这个胶囊是什么生产的。他们说知道,用工业明胶生产的。接下去问他,工业明胶有没有毒是不是知道,他说知道的。最后问他明知道有毒的为什么还要来帮助生产,他说无非赚几块钱。”

是谁这么大胆用工业明胶做“毒胶囊”?56岁的潘某,浙江新昌儒岙镇人。之前是一家药业工厂的职工。其余10多名工人全部是他的老乡,也是生产胶囊的熟练工人。今年2月份,潘某来到浙江省宁海县深甽镇沙地村,租用了一套农民房,招呼来一帮老乡,开始用工业明胶制作胶囊。而为了躲避监管,他们动了不少脑筋。

一个团伙一共20人,从采购原材料到制作胶囊、销售,都有着明确的分工。据犯罪嫌疑人交代:从2月份到7月份期间,他们已经生产了大约9000万粒“毒胶囊”。不过,宁海县公安局副局长顾长安说,具体数据警方还在核实中。

除了抓获11名犯罪嫌疑人外,现场还缴获了约44.2万粒空心胶囊以及半成品、边角料、工业明胶和两台制造胶囊设备。

顾长安:现在流到哪里不知道,说不定藏在哪里不知道,这个很难说的。在押犯这一块,我们加大审讯力度,整个案件查清楚。第二块加大追捕逃犯的力度,查清空心胶囊的去向、数量。

顾长安:9000万胶囊的事情,整个案子还在侦查中。购买空心胶囊的犯罪嫌疑人还在逃,而且数量肯定不能准确的认定的,它其实是犯罪嫌疑人供述过程中自己推算出来的,没有确定的,账目已经没有了。这些人为了毁灭证据,账单基本上没有的。

工业明胶因为含有超量重金属,被明文规定不得用于生产药用胶囊,但使用这类材料,可以让胶囊在原材料上节省很多成本,几乎暴力的利润让不法分子不惜以身试法。